<li id="jb674"></li>

    <th id="jb674"></th>

    1. <li id="jb674"><acronym id="jb674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曝光台

        首 页 >> 曝光台 >> 正文

        “食之秘”上海直营店全关门

        2019年08月07日 09:21

        来源:东方网

        WDCM上传图片

                 作为上海蛋糕甜点的资深网红,“食之秘”蛋糕自2007年入驻上海以来,一直广受好评,来福士、晶品、美罗城等申城知名商场均有其一席之地。
          然而,从今年7月开始,上海的“食之秘”门店开始陆续关店,不少消费者购买的蛋糕储值卡等预付卡面临无处可用的窘境。
          “大众点评”网显示,“食之秘”在上海的门店原先有23家,目前大部分都显示已“暂停营业”或“歇业关闭”,而尚在营业的3家门店均自称系加盟店,与直营店无关。
          在一名供应商看来,“食之秘”陷入经营困境早有预兆,“欠供应商的款项可能超过3000万元”。
          这一昔日老牌网红,何以沦落至此?
          [关店乱象]
          店关后仍有员工来“上班”
          7月18日,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则帖子,称食之秘在上海的门店陆续关门,现有还在开的门店均自称是加盟店,不能使用储值卡,所以自己在食之秘买的储值卡不能用了。该名网友拨打了食之秘的办公电话和400服务热线,均无法与对方取得联系。
          7月22日,另一名网友也发帖讲述了类似遭遇:自己在食之秘购买了充值蛋糕卡,遭遇门店关门,无法使用,现有门店则称自己是加盟店,不负责兑换。对此,这名网友感到非常无助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        近日,记者在“食之秘”的微信公众号“食之秘Secretrecipe”上找到了数个订购、服务、客服电话,一一拨打过去,不是提示该号码已经停止使用、;,就是空号。
          在“大众点评”上,记者也看到,“食之秘”在上海的门店原先有23家,目前大部分都显示已“暂停营业”或“歇业关闭”,仅剩6家门店还在营业状态。
          然而,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目前,实际仅有三家门店还在运营(为近铁城市广场店、天物空间店以及长泰广场店),三家门店均自称系加盟店,与直营店并无关系。
          8月3日,记者前往位于静安晶品商场负一楼的“食之秘”门店,发现该门店已经关停,店内桌椅仍按原来的样子摆放著,但门店空无一人,物业公司用隔离带将门店大门拦住。
          据对面商铺的工作人员介绍,这家食之秘大概是在一周前停止营业的,店内相关物品大概用了两天时间搬离。而在门店已经停止运营后,仍有部分员工来门店上班,但对具体关店的情况不是特别了解,只是觉得非常突然:“门店关了之后,还有员工在店裡干坐著,前几天,人还挺多的,后来一天比一天少,最后就没人来上班了。”
          加盟店称与直营店无关
          “食之秘”直营门店关停后,三家自称加盟的门店为何能躲过“关停”风波?他们销售的蛋糕等货品又从何而来呢?
          8月1日,记者首先来到真北路近铁城市广场的食之秘门店,这裡还在照常售卖蛋糕,产地标示为江苏苏州。除了蛋糕,门店还销售果汁饮料。
          在门店柜台上,记者看到一个可以线上订购蛋糕的微信公众号“QUANDO匡朵”,“提供(secret recipe)蛋糕的全城配送服务(目前仅限上海市),上架蛋糕直接从工厂冷链配送”。
          记者注意到,该公众号的账号主体为上海膳细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。
          据该门店工作人员介绍,该门店是加盟店,与直营店属于两个系统,所以直营店的预付卡不能在此使用。
          对于门店的货源,一名工作人员称,是加盟店工厂直接提供的:“我们供货的工厂和直营店的供货工厂一直以来都是两个分开的工厂,所以他们关停了,跟我们没有关系。”
          当被问及供货工厂的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时,对方没有回答。
          此外,“食之秘”长泰广场店和天物空间店同样也表示,门店为加盟店,不了解直营店关店的情况。
          在走访过程中,记者留意到,这三家门店与“食之秘”直营门店的经营业态有所不同,比如近铁城市广场店销售饮品、长泰广场店的店招则主打一款“北海道芝士塔”,而天物空间店还有烧烤提供。
          [业内报料]
          2017年就曾拖欠100万
          究竟出现了怎样的变故,才会让“食之秘”突然之间关掉上海的所有直营门店?
          近日,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一名为“食之秘”提供调味品的供应商李先生(化名)。
          据他透露,目前,无论是“食之秘”工厂的厂长,还是公司负责人,都已经联系不上:“公司和工厂的老板都是马来西亚人,平时,我们主要是和工厂一个杨厂长联系,我跟他们合作有10年了,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!”
          李先生说,一直以来,他与“食之秘”方面非常信任,合作也很愉快:平时,他负责将货品运到食之秘的苏州工厂,待工厂生产成品后,再运送到上海的门店。
          李先生的货款,平时一直由苏州工厂结算,但因为业务往来的原因,他与“食之秘”上海公司方面也很熟悉。
          记者通过“天眼查A pp”查询到,“食之秘”总公司名称为:食之秘餐饮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,公司类型为“有限责任公司(外国法人独资)”,法定代表人系SIM LEONG THUN,注册资本为人民币7288.848900万元,成立于2002年11月7日。目前,该企业已被上海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          李先生提到的“食之秘”苏州工厂,全名为苏州食之秘食品加工有限公司,同样是有限责任公司(外国法人独资),法定代表人为沉良团,他同时是食之秘餐饮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古北店和宝山店的负责人。
          据李先生了解,SIM LEONG THUN的中文名字就是沉良团,“也就说,食之秘餐饮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与苏州食之秘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实际上是同一个老板”。
          实际上,早在2017年,“食之秘”就曾经拖欠过李先生一次货款,欠款金额为100万元左右,但是出于以往良好的合作关系,他并没有因此中断与“食之秘”的合作。在与对方签了保証书之后,李先生仍继续给工厂供货。
          到了2018年3月,“食之秘”方面也确实按照约定付清了2017年的欠款。但,“食之秘”苏州工厂同时又再次拖欠了2018年1月至3月的货款。
          按照2017年的做法,李先生和对方再次签订了一个还款保証书,对方承诺将在2019年4月到5月之间还清。
          这一次,李先生依然选择了相信“食之秘”苏州工厂,并持续向其供货,欠款也从一开始的20万元累积到了上百万元。
          但,接下来,李先生却没有像上次一样,等来还款。
          起诉后又协商最终撤诉
          “到了今年6月份,我还没有收到还款,就在苏州起诉他们了,结果苏州的厂长还有上海公司都来跟我交涉,让我撤诉。”李先生说,在他起诉之后,“食之秘”方面又向他提出了重新签订保証书的请求,并将还款日期推后到了今年9月份。
          李先生说,这时,他已经意识到,“食之秘”陷入了经营困境,随后,“食之秘”方面组织包括李先生在内的20多家供应商,召开了第一次协商会,“食之秘向大家承诺会还款,让大家到上海的公司去协商,还给我们介绍了一位投资人,称双方正在洽谈合作,经营状况很快会得到改善”。
          之后,苏州工厂方面又组织了一次协商会议,请求供应商撤诉,并提出了几种还款方式让大家讨论。
          “当时,我们20多家供应商估算了一下,被食之秘公司和工厂拖欠的货款加起来超过3000万元。”李先生说,因为有新的投资人正在洽谈,大家再一次选择了相信食之秘,“相信对方很快就能走出困境,我也就撤诉了”。
          怀疑关闭门店早有预谋
          然而,等到今年7月份,李先生等一众供应商,依然没有等来食之秘的还款,却等来了食之秘在上海各大门店集中关店的消息。当李先生再次联系食之秘苏州工厂的厂长时,却发现电话打不通了,上海公司的负责人也失联了。
          回想起这一系列事情,李先生表示,自己确实有些疏于防范,因为此前暴露的一些细节没能引起他足够重视。
          据他回忆,双方此前10来年的合作过程,货款一直是由苏州工厂结算,但在2018年,他却从工厂方面了解到,原本汇总到工厂的门店收益全部被上海公司“截留”,所有门店款项全部由上海公司进行管理,“工厂其实是盈利的,但上海公司把钱都拿走了”。
          另一方面,“食之秘”上海公司一位核心高层也在2018年被调离岗位,返回马来西亚工作,当时李先生就感到非常奇怪:“这个人是该公司的灵魂人物,我当时就想‘他走了,公司该怎麽办啊’,后来果然出问题了。”
          在李先生看来,“食之秘”突然关闭在上海的直营门店,可能是早有预谋。因为据他了解,食之秘在马来西亚、泰国等地的门店依然照常营业,收益也非?晒,远没有到关店倒闭的程度:“后续,我们一定会採取法律手段维权,也呼吁职能部门尽早介入。”
        秒拍福利视频